罗王资讯
美方称两周后将再度与朝对话,朝方:结束敌视政策再谈
您所在位置:财经 > 学习速度超过西方创新速度,中国可以赶上西方

学习速度超过西方创新速度,中国可以赶上西方

阅读次数:1965  时间:2019-11-08 15:54:21

[访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唐怡南]

最近,陈平老师的新书《新陈代谢增长理论》一度售罄。成千上万本书售完了,出现了“一本书难找”的景象。代谢生长理论到底是什么?这一理论如何帮助我们思考中美贸易战的性质,理解大国的兴衰?复旦大学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唐怡南采访了陈平。这篇文章已由陈平先生审阅,并由Observer.com独家发表。

唐怡楠:你的新书《代谢增长理论》(Memorial Growth Theory)运用代谢增长的进化观点,从理论上分析了在上海赶超真正中国国家的现实可能性和光明前景。首先,请从理论层面向我们解释为什么代谢增长的进化概念优于当前主流经济概念,这可以证明中国最终赶超的必然性和内在逻辑。

陈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首先让我告诉你,西方的微观和宏观经济理论是矛盾的。

微观经济学强调市场是一种自愿交易和等价交换。在一般均衡中,最佳条件是利润率为零。然而,资本家不能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开办自己的企业。如果利润率为零,他们为什么要创业?你为什么在国外扩张和殖民?帝国主义为什么要扩大军队,为战争做准备,建立这么多海军基地?这种理论脱离现实有什么意义?这个数学模型描述的资本主义在西方工业革命后根本不存在,所以我称西方微观经济学为“乌托邦资本主义”。西方微观经济学的主流认为,市场交易通常可以与反对政府干预的唯一目的相平衡。然而,完全不可能解释为什么经济会增长,为什么国家会兴衰。

从宏观经济理论的角度来看,它有两个分支,一个是波动分支,另一个是增长分支。在波动理论中,我们尽可能否认资本主义存在内生危机的可能性,并认为所有波动都是由外部冲击造成的。另一个关于增长的理论非常简单,那就是捍卫当前的资本主义。它谈到经济增长,有两种说法:

一个是熟悉的外生增长理论,它将经济增长分为三个要素——资源、劳动力和资本。它解释了发达国家在开发发展中国家方面的优势。只有一个简单的理论,即第一殖民主义国家凭借原始积累而具有优势,而下面的国家(如德国和日本)没有殖民地,所以当然没有游戏。因此,即使德国在科学革命中取得成功,后者也无法生存。

另一种内生增长理论有些令人困惑。内生增长理论去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它还把知识视为资本。最早的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因为知识可以积累,所以发达国家可以永远保持其技术优势是理所当然的。如今特朗普还在贸易战中表示,如果中国不“窃取”技术,西方国家将永远占据垄断地位。

这些说法绝对违背历史,因为历史上最基本的现象之一是大国的兴衰:首先看到资本主义崛起的国家,如西班牙、荷兰和大英帝国,都相继衰落,然后是德国、美国、日本等等。你怎么解释这个?

如果邓小平的思想被转化为数学模型,这很容易解释。邓小平的思想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为什么科学技术能成为生产力?最初,苏联科学也非常先进。为什么输给了美国?原因是如果先进的科学技术不能转化为生产力,经济就不能发展。

根据代谢增长理论,只有一个迹象表明科学技术可以转化为生产力。也就是说,如果科学技术探索新资源,拓展新的市场增长空间,扩大市场规模,经济自然会增长。如果技术被用来扩充军队和为战争做准备,它最终将成为沉没的资本。或者,像今天的西方一样,如果用于社会福利,它不会产生新的资源,而只会消耗现有的资源,这些古老的资本主义国家就会灭亡。

从这个角度来看,代谢生长理论已经非常清楚地阐明了几件事。首先,经济发展受生态资源的约束,科技进步的标志就是新资源的开发。例如,中国过去依靠土地种植粮食,但中国山多地少,土地资源有限,因此其富裕程度赶不上拥有许多平原的欧美国家。后来,中国发现了煤、石油、太阳能和其他资源,以及可以开发多种生物工程的新生物技术。最后,缺点变成了优点。

在这一点上,代谢生长理论与当前流行的西方理论大相径庭。它没有盲目地谈论刺激消费甚至过度消费,也没有说它想在过度扩张军事准备、在中东战争中消耗数万亿美元以及没有钱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与美国做同样的事情。中国的经济发展主要以基础设施投资为基础,基础设施投资极大地改善了中国的交通运输,并将以前分散的市场整合为一个大市场。结果,大量人口成为规模优势。这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开辟了一条新的追赶之路。

我的理论实际上是1987年在研究分工和竞争的过程中提出的,但改革开放的过程证明了这一点。这表明,新老技术和产业之间的竞争并不取决于国家资源或人口的丰富程度,而是取决于新技术的创新速度和学习速度之间的竞争。

中国的实践证明,如果学习的速度超过西方创新的速度,中国可以赶上甚至超过当前的西方国家。目前,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创新方面仍然领先于中国,但中国的学习速度远远快于西方。互联网、智能手机和高速铁路等技术首先是西方发明的,但中国通过将它们结合起来,依靠规模和合作等优势,在某些领域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欧美国家。

当代谢生长理论在1987年提出时,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预测。2012年,在国际熊比特协会(International Bearbit Society)的半年度会议上解释中国经济增长时,它被视为解释亚洲崛起的一种新理论。它立即被欧洲的进化经济学和创新经济学家所接受,这对美国新古典经济学的增长理论提出了强有力的挑战,甚至取代了它。

唐怡南:你刚才说,中国通过开发新技术,开拓创新资源,从竞争中学习,从大市场中学习,已经成为一个有着广阔前景的大国。在此基础上,读者可能会有一个更关心的话题,那就是美国本身正处于衰退之中,想要阻止中国继续崛起,公开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并试图中断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进一步发展。

根据代谢增长理论,中美之间的竞争将如何演变?中国现在应该采取什么对策?就美国而言,美国真的能阻止中国的崛起,还是什么都不做都是徒劳的?美国能做这些事情来挽救其衰落的前景吗?

陈平:在我看来,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美国的轨迹非常像罗马帝国晚期的轨迹。

罗马帝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帝国。它具有非常先进的科技优势和规模优势。那时,它有人口优势——挑战它的野蛮人有几十万人口,而罗马帝国实际上有几千万甚至几亿人口。然而,它在后期极度奢侈和过度扩张,这基本上与今天的美国非常相似。

最初罗马的扩张依赖于一支庞大的罗马军队,它主要由自由农民组成。一旦士兵可以获得大量战利品,他们就根本不需要从事农业,这导致生产从依赖自由人转向依赖奴隶。经过多年的战争,罗马的农业几近荒芜,食物从埃及进口。此外,后来的女人,特别是富有的贵族女人,不想生娃娃。因此,罗马帝国晚期有点像唐朝晚期,甚至边防都依赖少数民族作为军队。最后,帝国自然崩溃了。

今天美国的情况与罗马帝国非常相似。美国东面面对大西洋,西面面对太平洋,北面是加拿大,南面是墨西哥。没有哪个强国会挑战它。所以苏联解体后,美国人非常傲慢,认为他们是不可战胜的。在傲慢之后,它过度消费、过度诉讼、过度扩张军费开支。例如,中东战争摧毁了数万亿美元,金融危机烧毁了十几万亿美元。因此,它甚至无力支付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和50亿美元的墙壁维修费用。所以这完全是自己造成的。

现在特朗普想扭转局面,但我认为他没有机会,因为美国财政赤字的三分之二来自福利社会,一半以上的福利支出来自过度医疗,医疗领域最大的黑洞是诉讼,所以美国的平均医疗成本比欧洲和日本高两到三倍。美国用所谓的法治来巩固这些东西,所以没有人能改革它们。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衰落是自己造成的。它越强调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它实际上就越是坚持现状而不是改革的制度。

另一方面,在中美竞争中,只有少数领域存在重叠。比如军事技术,美国一直对中国实施禁运。在芯片上,美国仍然拥有一定的垄断力量。在其他领域,美国已经失去了竞争力,如一般制造业和汽车电器。基本上,它以前输给了日本和韩国,现在又输给了中国。

美国最初在农业上有传统优势,即大规模机械化生产和工厂化养殖牛和鸡。这可以降低成本,打败发展中国家,从而对中国农业产生巨大影响。然而,我认为它的规模优势现在几乎已经过去,因为发展规模农业的最大后遗症是生物多样性的破坏。

美国农场(信息地图/视觉中国)

如果你想一想,如果一种害虫瞄准一种作物,如果你在大面积种植玉米或大豆,只要一种病毒或害虫出现,它就会立即在任何地方开花。因此,包括中国部分地区在内的美国大规模农业的最大问题是杀虫剂的数量在增加,害虫和病毒对药物的抵抗力越来越强,抗生素,包括人类使用的抗生素,变得越来越无用。更严重的问题是以前牛和人之间没有细菌和病毒的交叉感染,但是现在它们已经改变了。这个问题也是对生态系统和人类文明的一个非常严重的挑战。

正因为如此,中国传统小农经济的产品,如农民宽松饲养的鸡,比大规模生产的鸡要健康得多,因为它们没有被杀虫剂和其他抗生素污染。事实证明,普通人收入低,负担不起。现在他们愿意为传统农业生产的有机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从这个意义上说,工业文明引发的生态危机迫使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寻找新的生产方式,包括绿色经济、新能源和新农业。

在这方面,中美之间没有太大的竞争空间。我认为美国将从这场贸易战中发现,他们大规模生产玉米、大豆、牛肉和猪肉出口将在未来的市场营销中面临巨大风险。然而,如果中国发展绿色经济和有机农业,比美国和欧洲有更多的增长空间。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应该以不可阻挡的力量引领21世纪的绿色经济。现在我仍然看不出其他国家有能力在多元化农业方面与中国竞争。

唐怡南:规模经济的局限在于生态。美国衰落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其创新的规模和强度已经开始显著下降。这两点清楚地解释了中国最终在中美竞争中获胜的内在逻辑。

下一个问题是,中国不仅强调在和平时期为危险做好准备,而且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个明显的混沌控制周期现象。事实上,在世界历史上,帝国有一个历史现象,“他们的繁荣也是繁荣的,他们的死亡也是突然的。”那么,你认为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历史周期规律在成功地从竞争中崛起后再次出现?

陈平:这是个好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存在于世界各地。我称之为“生命周期理论”。换句话说,一旦一个国家或民族变得富有,它就会变得骄傲和懒惰,享受它已经拥有的利益,不愿意学习新事物,变得越来越害怕竞争,最终失去竞争力,让位于新兴国家和地区。这是一般规则。

我们在中国也能清楚地看到这条规则。例如,在中国沿海地区发展起来之后,第一代勤奋进取的企业家没有时间教育他们的孩子。许多富裕的第二代和政府第二代工人的支出与西方一样多,他们追求奢侈品、著名的私立高中,享受着反生态和反自然的生活方式。中国古代有一种哲学,“君子之荣,分五代”,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家庭能够永远延续下去。中国古代的技术创新变化缓慢,所以直到第五代才停止。我认为许多中国家庭在第三代之前就已经被“砍掉”了。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衰落?不一定。例如,来自上海、广东和浙江的人将来不会工作。大陆的安徽和江西人仍在挣扎,四川和甘肃人将会更加挣扎。因此,我称发展为波浪式运动。你会发现,在技术革命从海岸蔓延到内陆、从平原蔓延到山区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世界银行提出的“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错误的说法。事实上,只要西方国家达到高收入水平,它们现在就处于困境,因为高收入国家只愿意享受由老一代人建立的福利。新一代失去了竞争力,甚至无法维持现有的福利制度。

当我在北京大学讲课时,我发现那些愿意挑战难题的人是来自中小城市或农村地区的学生,他们中很少是来自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的孩子。因为他们有优越的条件,他们只想出国留学,然后找到容易和高收入的工作。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许多高收入工作现在都是即将衰退的行业。在饱和阶段,很容易看到他们的生活。但是当你跟随他们的时候,已经是一个衰退期,好日子会变成苦日子。

我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有生命周期,所以在任何行业、任何国家和任何地区都有出生、衰老、疾病和死亡的阶段。这条规则是不可避免的,但新的初创企业群体将不断变化。如果一些上海人和北京人现在不愿意工作,想向西方学习,并邀请菲律宾保姆做家务,来自中国大陆山区和贫困地区的孩子将在学习新技术后接过火炬继续前进。因此,当我招生时,我不仅要看考试成绩或知识,还要看他是否有创新精神和创业的勇气。

在这方面,中国的优势在于,中国的面积很大,环境也非常不同,因此它可以让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区和人民进行竞争。因此,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衰落的可能性小于中东、西欧或南亚。例如,中国学生之间的竞争水平远远高于美国、欧洲和印度。在这方面,我对中国持乐观态度。

唐怡楠:我们之前的讨论涵盖了《代谢生长理论》一书的要点和内容。你有兴趣提前通知你的下一本书吗?

陈平:我将在下一本书里谈论内生波动理论,这就是我们开始出名的“经济混沌理论”。

所谓的“经济混乱”就是用生物钟模型来解释西方股票市场的波动。每个人都知道有两种时钟:机械钟有一个非常统一的频率,但调整完全依赖于外来者,而不是内生者;生物钟是自动调节的,我们称之为“非线性振荡”。节奏是稳定的,但它可以改变。例如,如果你听我说,你的心会感觉更好,心跳也会更快。听完后,回去休息和睡觉,你的心会慢下来。有机体生物钟的自动调节比机器更能适应环境变化。

钟摆的振荡幅度是一致的,但宏观和金融市场的波动幅度是不同的,这使人们认为它是随机运动,但实际上是一种有规律的内生运动。用纯数学很难解释金融市场的内部振荡。但是,学习之后,你会明白中国、西方等国家的股市波动都有内生的规律,这可以用生物钟模型来解释。

这也是熊彼特最初的经济思想,但他的数学不够好。现在我们的非线性科学可以与马克思的理论相结合,实现熊彼特的经济周期理论。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陈平,代谢生长理论,北京大学出版社,如果你想开始,请点击这里。

快三娱乐网站 500万彩票网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手机买彩票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伊朗革命卫队:有能力打击2000公里内美军基地和舰艇

下一篇:8月微型车销量排行榜,电动车取代燃油车,宝骏占半壁江山